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理監事會議記錄

2015-01-05
第九屆第八次理監事會議記錄(中)
提案討論
 
1.教育學會是否持續輔導林務局東眼山及觸口自然教育中心案?或者可擴大(或縮小)服務對象(如加入其他中心)?專案經理人的編置及職掌?
 
提案人:許毅璿老師
 

王順美
 
我認為學會需要有固定的會址及團隊,將來在因應環教法的相關推動上有其絕對的必要。
 

周儒
 
理事長和秘書長是需要有力的支持團隊,但回到基本面則需考量學會的財務狀況,否則理事長的壓力會很大,是否在部份經費上能有些彈性,讓有心有能力的年輕夥伴願意來成為執行的核心,也許是兼職或專案的方式,從學會提供平台,讓他們自己創造產值,並成為學會專業的強力執行團隊,否則學會只是老師們的熱心參與,年輕一代沒有可以使力的點,就會到別的團體去了,實為學會的損失,是應該去嚐試的,因此我支持理事長的想法。
 

許毅璿
 
學會需要的是一個除了能夠執行計畫,還要能爭取承接更多計畫的人,並且是能管理帶領的,是屬於常設性質的,不會因著計畫的結束而離開。今年我們觸口的計畫就是希望能這樣,事實也證實是可行的,唯一無法確定的是林務局這百分之四十是否永遠的被保障,或許有其它更好的計畫要去爭取,而不單單是自然中心的計畫,
 

楊懿如
 
也就是說需先藉由某個計畫所編制的人力,然後再由這些人力去產生產值,但需考量的是這個計畫的來源和性質是否能符合如此的需求發展。
 

張子超
 
要考慮是否與章程不符,若是能在不需修改章程的狀況下執行較為單純。若真的要做,就找一個人先帶著計畫進來,先當成計畫執行者,我們可以先收行政管理費,若是他能再持續擴充,我們再另外思考,若是改了章程就勢必要聘請這個職等,並且支付薪酬,但將來執行的成果如何尚且不知,但若一個已經帶著計畫進來的人,將來我們可以幫忙促進他接更多的計畫,以菁砡目前的狀況,我們是可以幫助她繼續的接計畫。而且這一年來嚐試的效果不錯,在這部份我也支持理事長的意見。
 

吳忠宏
 
這應該是稱為「執行長」而不是專案經理人,這個執行長是要能尋找計畫接計畫,因為執行長的報酬是從計畫而來的,他可以找人來執行,不需要自己執行,但他必需要有足夠的計畫來支付自己的薪酬;目前我所聘用的就是這樣的類型,我們稱為「專案研究員」不是專案助理,是可以代表學校對外接計畫。
 

蔡慧敏
 
台大城鄉所的「城鄉基金會」,他們承接的都是長期如四、五年的城鄉規劃綜合計畫,他們幾乎接遍了台灣所有的該類計畫,但裡面的成員很多是大學裡面的教授在接洽;我們學會算是小規模的年輕組織,但即使要尋找這種人才,不能是沒有經驗的年輕人,因為會接不到計畫,因為其專業是不夠的。
 

王順美
 
組織章程裡面僅提到〞本會置秘書長一人…〞,並未提到是否支薪,也未提到不可聘請執行秘書,我認為可以從專案經理職等開始,我們從旁協助,待其穩固後,提昇為執行秘書長,將來理事長改選,執行秘書長仍然存在。
 

楊懿如
 
將這職等設在秘書處底下即可執行,無需再透過修改章程,
 

許毅璿
 
因為嘉義林管處已經在找我們談明年的計畫事宜,所以才會有這個提案,而計畫案的形態也將影響專案經理這個職等的存在性。
 

周儒
 
許多老師透過計畫協助政府單位或民間單位,我們沒有反對的餘地,因為受聘的人事費用都是從計畫支付;因此關於東眼山和觸口,我們相關的老師盡可能的和林務局協調,同時也教育他們,把合約能以最有利的方式進到像我們這樣的公益團體,再這穩定的基礎上人員也才能穩固,若是沒有太大的問題,是應該要繼續下去,也讓公部門提出更好的條件來支持學會,去帶領社會品質提昇的使命,而我們也能對原有人員有所交待,因為他們就是未來的執行力, 
 

 
秘 書 處
 
1.「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學會與國內外環境教育權益關係團體簽訂合作協議及執行委辦計畫之審議原則」草案(梁明煌老師)(附件二)
 
王順美
 
因著環教法的通過,不僅是學術界及民間團體,還有許多的企業也對環境教育感興趣,而與老師們有些互動,對學會來說不外乎是個伸展觸角的機會,但也必需謹慎,其中如聯邦快遞是和葉欣誠老師接洽,奇美企業是和許毅璿老師,往後或許會有更多的企業來找學會配合,因此在這個部份需要有個準則因應,也請大家能提供意見。

 
周儒
 
學會在環教界已具有影響力,然而現在國立大學的教授,已被明文規定不可藉由民間組織執行計畫,因此將影響學會的運作,而因著環教法的通過,開始有企業需要借助學會的專業,之於學會也是項新契機,但不免擔憂學會長年累積下來的信譽,因此計畫主持人相形重要,學會已有各個委員會和理監事會,而常務理監事又已是跨委員會的單位,在過去的運作上已有一套程序,且一直運作的不錯,因此,以目前案件尚未多到需要審議評選的情況,無需再成立新的委員會,由常務理監事協助理事長及秘書長在決策上的審核,承擔把關的安全閥,應已足夠;當然學會的宗旨、立場、理念等,是需要讓對方清楚明白的,因此可條例幾項基本原則,如教戰守則般即可。
 

吳忠宏
 
關於審議原則的產生,乃是因著環教法的通過,使得很多企業及民間單位找上學會,但就實際面來看,即使有那麼多的案子可以做,環教界也沒有足夠的人材及人力來應對,前次與環保署長的會面中也提及,應該把範圍擴大,而不只是侷限於環教界的人力,環教學會應成為一個平台,協助各政府機構、NGO組織及民間機構裡培育環教人才成為種籽教師,之於外界也不至產生有關因應環教法的各項事務,全是環教學會包辦的誤解。而因著國立大學教授不得由民間單位承接執行計畫的規定,大大影響學會生存問題,若有民間企業單位因專業需求而願意給付學會行管費,何樂而不為?只是計畫主持人必需更加小心謹慎的過慮。關於前項理事長所提出有關於會計簽證,是勢必進行的,並可提報內政部,以證明學會組織及運作的健全。

 
蔡慧敏
 
環境教育不應該以法來限定,而是要讓人很開心很願意來做的事情,因此應該是要與各個單位成為夥伴的闗係,而在夥伴關係之中促進對於環境教育的推動和執行,如周老師所說的,學會也需要有個原則,而所有的夥伴關係需符合且建構在此原則之上;而其中很重要的原則如梁老師所列的,夥伴關係對象必須是不涉入政治政黨的團體。
 

王順美
 
有許多團體來找學會表明合作,但實際上只是要學會出具合作之名義,而沒有實際上的執行,在這部份我本著小心及防備的原則,樂於提供協助,但不出具個人或學會的名義,以避免在無形之中為其背書。
 

張子超
 
本著環境教育學會的宗旨與立場,無論是政府單位或民間企業團體,只要是確實從事與環境教育有關的活動,我們都應該要支持,但我們需要求對方提出保證,否則,我們推動了環境教育法立法通過,但卻不敢參與任何的邀約,之於外界將產生不好的評價。
 

周儒
 
我的建議就是求其簡單,但讓對方清楚明白學會的宗旨、理念及價值,而我們也要充份的尊重願意把資源放在學會的教授們,不要有太多限制,否則以後就沒有團體會再來找環教學會,且會把資源放到學會的也多是理監事們,而理監事們自律多於他律,除了基本的原則之外,頂多再透過常務理監事的把關,相信已足夠,在NGO中已有「環境教育協會」的成立,不見得這些企業一定得透過環教學會,但我們要相信自己的價值、理想,並且能影響別人的能力,大家努力一點,也能使得學會蒸蒸日上,影響力也就越來越大。
 

許毅璿
 
我以一個要提案的立場來表示,就原則的部份,可以讓計畫主持有個依據來篩選是好的,但審核的部份,就一個夥伴關係的立場來說,是會讓人覺得麻煩和不太舒服的,因此是否從第七條開始之後的暫時先移除。
 

劉湘瑤
 
就審議原則來說,學會的角色會像政府單位一樣,去審查計畫案,和企業單位沒有對等的關係,如此將無法構成夥伴關係的建立,也會影響企業單位想和學會合作的意願。
 

梁明煌
 
我們是否先看原則是否太嚴苛,或者哪個部份與對方不對等,因為不見得每個案件都是由理監事帶進來的,也許是由會員,但會員可能不了解學會的內規;另外,我們所要思考的是不只是和企業的合作,將來也括和其它組織的夥伴關係建立等等,也許是全國性的,因此還是需要有一個原則,可以去試,然後再修改,如此也能有所傳承。

 
張子超
 
是該要有一個原則,讓想要合作的夥伴能清楚知道學會的宗旨和原則,但他們是來尋求合作的,並不是來向學會申請計畫案,因此使用審議審查似乎就失去了合作及夥伴關係的對等,因此,在審查的部份我建議可以簡化,或者做為內部人員的參考,而對外可另外條例,並且我們也抱著合作的態度來面對。
 

蔡慧敏
 
經過閱讀審議原則後,只要在文字部份稍做修改就可以了,例如立場的部份:「本學會因環境教育法通過,我們願意拓展環境教育的夥伴關係,為社會提供環境教育的服務」。而夥伴關係的對象,如梁老師所寫的第三條。第三條是共同的理念,如原訂之第五條。第四條是對於合作夥伴的期許,如:為維護環境教育專業的公信力,因此建議合作夥伴需…………。並且非以政治政黨的名議。第五條則如原訂第六條,針對合作夥伴之執行人員的要求……。之後審議的原則部份,則成為內部用,最後再列出經費的處理部份。
 

王順美
 
關於原則的部份我們就如蔡老師所建議的修正,而審議原則為內部評估之用,而關於經費的部份,行政管理費最低是百分之六,但並不是就是百分之六,對於企業我們應該可以收取高一些,基於現場大家的意思,將收取百分之十的費用,以維持學會的營運。很感謝大家提供意見。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