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理監事會議記錄

2015-01-05
第九屆第五次理監事會議記錄(下)
環境教育學習中心委員會(周儒)

我們這個委員會最主要的就是把觀念推廣,然後提供支援需要推動這些案子的老師或單位,大家應該有收到我們所推行第一期的環境學習中心電子報,希望一年出兩次,因此一個部份是資料訊息的推廣,另一個是12月18、19日在林務局舉辦的一個全國的研討會,目前都在進行中。今年我們也辦過了連續七周的訓練,培養了一些對自然中心的工作有興趣的大學畢業生,當然這也是林務局委託的,目前有很多年青人也被聘到各個自然中心。一直以來我們是提供專業技術的管道,所以資訊溝通、專業支持以及職業的訓練,我們都執行了,但瓶頸就是教育部的規定,不但影響委員會也影響學會長久以來的資源來源。剛看到的計畫清單中,多數是林務局的計畫,而未來也由於教育部公佈國立大學老師不可透過民間機構承接計畫案的規定,在行政管理費的進項將會大幅減少,這也是學會所要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因此,我們也和王老師、許老師有些討論,也許會有些比較不同的做法,稍後會向大家報告。我很希望在這個委員會裡能夠看到更多的年輕夥伴,我從從這次發行的電子報過程中看見,這些年青人的確有興趣也願意投入,因此對學會來說雖是危機也是轉機。

 

一、提案討論

 

提案一   學會組織變革(環境教育專案教師之聘用)

 

王順美理事長:

我們曾在會員大會提出學會組織變革的計畫,大家多少有些意見,但反對意見倒是沒有,而比較在乎的是經費是否足夠。目前學會真正聘請的只有秘書而已,其它的人員都是以兼任的方式,基本上我們希望學會能夠朝向更專業化的制度,目前有些年輕人員進來,而我們也希望就目前仍有的資源,能夠交接棒傳承,並陪同協助一、兩年的時間,使其能夠持續發展下去。基於這樣的精神,提出專任秘書長或專案經理人及固定辦公室、固定秘書的想法,因為長期的搬遷及變動對學會是很大的損傷。過去學會在經營自然教育中心這個部份,架構上會有一個計畫主持人,通常由老師不支薪兼任,加上專案教師,透過學會的名義承接計畫,收取行政管理費用,除此之外,實際的運作責任在專案教師及計畫主持人。而通常也由於老師的教學研究事務繁忙,往往無法有全盤的顧及,也致使專案教師產生沒有歸屬的問題,及推動自然教育中心工作多年的成果無法累積;因此,我們希望學會能以法人的方式承接計畫,由學會提出專案教師人選,並有實質的管理權,專案教師也採取公開徵選的方式,讓學會真正成為專案教師的後台,也可累積多年來努力的成果,建構出環教學會的價值。恰巧嘉義林區管理處願意釋出這樣的機會,也成為我們在組織變革上的第一個案例,未來和業主(即嘉義林區管理處)的對口為學會,而非計畫主持人老師。也由於是第一個案例,我們更加謹慎的思考及規畫相關的事宜,我們就未來的辦公室支出編列出預算表(附件三),僅為初步預估,專案經理人(專任秘書長)支薪的部份,包含了勞健保及勞工退休金提撥及年終獎金的部份,由於顧慮到計畫經費的有限,因此其中百分之四十由計畫內經費支付,百分之六十由學會來支付。其主要職責是針對專案教師的後台支援的部份,包括規畫課程、人員管理、評估、培訓、電子報出版等,另外也需協助百分之三十之工作量在學會的業務;而專案教師的部份,雖以自然中心的環境教育專案教師為首需,但也由於是屬於學會的人員,因此,有百分之五至十

的工作量需協助學會的業務。以往因為是由老師們來決定專案教師的人選,因此他們沒有覺得自己是歸屬於學會的人員,但往後由學會直接來決定聘任,並參與學會少部份業務,較能使其產生屬乎學會之歸屬感。由於觸口在星期一就會公告招標訊息,因此我們也預計在他們公告之後,即刻發出徵聘專案教師的公告,因此在徵聘的條件部份,已由許老師草擬了。

 

周  儒老師:

我們在環境學習中心過去四年的經歷裡,各樣條件也差不多成熟。也面臨到每一個專案輔導的老師,慢慢的要退到幕後,但在林務局對於專案教師的聘任及專業的支持還是有其需求的情況下,因此學會可籍此機會提昇能量,而此提昇能量之點,若恰巧遇上環境教育法通過的話,學會能夠引領台灣在非正規環境教育的領域上發展將更蓬勃。除了過去所累積的人力,若不應用不好好發揮,那這些計畫主持人,因迫於法規的規定,無法再接計畫案,而這些培養出來年輕一代的專案教師,只能到別的機構服務,而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了。我們並非在意這個經費來源,而是學會能不能成為這方面發展的火車頭。

以我自己而言,我不願意再接這樣的計畫,是因為拿了錢就有責任,就得傷神,因此換個角度,不見得要拿錢才能幫助政府機構或民間團體。但如果學會能夠有穩定的結構,來面對公部門、私部門對於人力素質的需求、專業技術的穩定輔導,若學會能夠產生這樣的機制,我覺得會順理成章的往下發展,並且帶入更多的年輕夥伴加入學會這個平台。因此我們在討論是不是有機會,在林務局的八個中心當中,我們在極少數的情況下建立一個好的模式,其實也在幫助其它保育團體未來接計畫的時候,讓政府的採購機制創造一個好的委外模式,對台灣也是另一種貢獻。學會在結構的改變不只是累積資產,主要是為台灣其它的NGO建立模範;在此過程裡,嘉義林區管理處很樂意跟許老師討論出一個合理的委外方式,包括計畫主持人的費用、營運的業務費用、人員徵選,以後政府單位只需招標給法人,不需再管組織的事情,而法人組織提出最好的人選、後台的支援服務、課程的發展、品質評估、相關出版等,如此等同於一種進化,也教育政府單位,必要成本是什麼?優質的委外模式是什麼?所幸嘉義處願意在這個時候提供學會這個機會,這些相關經費、結構也讓學會不必再東挪西挪,且能直接面對管理處的需求,也為其它的管理處建立好的委外模式,而學會的立場僅在於是不是願意用一年的時間三十萬元的資金來投注在這件事上,以換取學會未來在環境教育界的永續經營。

王順美理事長:

目前我們面臨到一個挑戰是既有的專案教師,他們擔心透過這樣的方式會失去工作,而有些管理處也擔心合作多年的人員被換掉,事實上,公開徵選是制度建立的必要過程,在此制度下,有經驗的專案教師是更有機會留下來的,而且是自己爭取來的會更加珍惜,而不是靠老師給予。

周  儒老師:

事實上,目前林管處在釋出這些工作機會時,會有很多大學的老師會來關心問候,因為他們也有學生要畢業,有學生需要機會,對於計畫主持人是很為難的事情,而管處中的課長、技正也都會面臨到壓力,其實我們是協助他們創造一個公開的模式,只要是有經驗有本領的,都不會在這樣的過程中被遺漏,但任何改變都是漸進式的,不可能全面同時進行,嘉義處願意出錢讓我們去建立模式,而學會也在這樣的機會下,成為創造社會改變的滾輪樞紐,也藉由這個機會吸引更多的年輕人投入。

劉潔心老師:

一般來說,專案經理人是一個管理的角色,通常是不執行專業的部份,他本身的背景跟我們聘請他的目的,我們是要很清楚的,而他所負責的是找資源、找關係,他背後的專業執行團隊也要能和他配合並支援。若是學會要以這樣的方式去推動是較符合永續的經營理念,許多NGO團體也是由專案經理人來管理,以案養案的,但重點是他們的執行長雖然是兼任的但卻是永久,因此能和專案經理人有較長久的配合及理念上的溝通,但我們的理事長一職是會換的,可能下一任的理事長理念不同,整個體制就會變動,這可能才是我們要詳細思考的部份。

葉欣誠老師:

以商業的角度來看,學會是以三十萬的資金來創造一個永續經營的模式,這其中我所看到的是較屬於藍海策略,而策略的點目前看來是在自然教育中心的這個領域,乃是因為目前在這領域中學會所能控制的成份還滿高的,但問題是往後也許會有競爭者的出現,因此要考慮到競爭者的增加,及未來資源投入的可能性有多高,因為如果以這種做法,未來也許要和產基會、綠基會競爭,而這其中將會有許多不光明的事,如此一來就需要有不同的思維模式了。

周  儒老師:

我們都在這個領域一起努力很久了,但我們不會永遠在這個學會,因為我們也會面臨退休,我們所要面臨的問題是台灣的環境教育必需永續下去的,我們如何讓學會的組織成分結合實務界的,比如學校老師、校長或年輕人,讓學會年輕化,讓我們在放手的時候能夠條件俱備。

張子超老師:

其實嚴格來說,要以行政管理費來養一個學會本來就養不起,所以我們可以從兩點來思考,第一回歸根本,學會就是學術研究團體,本來靠得就是大家義務參與,二年輪一次的理事長,就是貢獻所長,但問題是選來選去都是我們這些臺面上的,如此一來是無法永續下去的,第二若是要以專案經理人或執行長的方式發展,其實如人禾他們早就是這樣執行了,也發展的很好,因此,學會也能這麼做,這是好方法就該去嚐試。而且只是從一個自然中心開始,如果成功了,往後還有六個自然中心,不需要太過於緊張,我個人並不反對這樣的做法。

許毅璿老師:

這些年來我們看到設備上很多的需求是在環境教育的這一塊,遇到很多的夥伴,如荒野等,事實上他們在成立之時就朝向執行面的結構,而不是靠教授的行管費維持,在這樣的過程中,經費的支出並不會很龐大,而且他們的營餘比我們學會還多,至少有三到五百萬,在這過程中,也看到很多環教所畢業的學生,他們想要有一個定位,也想要盡環境教育的責任,因此他們想要開立新的民間團體,可是同質性的民間團體不見得能生存下來,回到學會本身的功能上又進不來,因此在這關卡上,我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學會要做改變,或者是這些年輕人去開創新的團體。而回到周老師因為開創了自然教育中心的過程,我們看到這些送出去的專案教師,對於自己所屬的後台並沒有認知,誤認為自己是屬於林管處,因此在立場上產生了為難,他們在面臨困難時,學會無法提供協助而是由計畫主持人介入,是因為學會的機制並沒有建立,沒有一個執行的核心團隊。但我們如果看到將來環教法通過後所要執行的業務,以及教育部目前所有的計畫,他們是能在這當中取得定位的。

執行長和專案經理人在屬性上可以視為兩個不同的位置,專案經理就是執行目前環境教育中心委員會項下計畫的任務,未來在環境學習中心委員會裡學到更多的技能的時候,就可以上去坐執行長的位置,並非一進來就是執行長,否則學會的風險很大,因此若是能從專案經理的培植過程中,看到他是歸屬於學會的,就有機會去當執行長,當然其中需要有許多的配套,比如在階段性上給他一些訓練。我覺得先從專業的部份再去堅固,再去發展整合與管理的能力應該會比較容易。

周儒老師:

我們創造一個條件,讓年輕人開始歷練,然後進入到核心團體裡面,在我們大家還有資源的時候,去做一個新的嚐試。

梁明煌老師:

就理事長及秘書長的角度來看,我們既然成立了環境學習中心這個組,我們有責任盡量讓這個組去發揮功能,因此我們要給的決策是要投入資金與否,但接下來該組負責的老師也要盡力的去執行,不可落跑。

許毅璿老師:

其實環境學習中心委員會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不只是把人力分散在各林管處,而是從當中如何去累積專業素養、專業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宗旨。

許世璋老師:

這樣的做法,我是贊成的,但我提一些較實際的因素,第一從經濟的面相來考量,若只靠一到兩個自然中心來活是不太可能,第二若要如此執行不只是EMBA的問題,還有一些執行後台的部份要考量,包括教育訓練及面對業主為難時心理層面的處理,這些都要有較深資歷的人才能夠處理,若是派出的專案經理人能力不夠,如何管理現場專案教師呢?而編列預算時並不能隨便的挪移,這在會計原則上並不被許可,因此有許多的成本是必須事先列入考量的。

許毅璿老師:

我們執行林務局的計畫不代表輔導計畫需要包含人力委託及專業發展,因此我們這次找到一個方法為分開原則,把輔導計畫和人力、專業分開,所以我們就人力的部份由法人來承包,也就是由學會來承辦,不涉及輔導的部份,而輔導案的部份也仍可另外透過學會名義來承接,只是人力委託的部份,和林管處這邊商討的結果是由法人在上下限內決定所給的薪資範疇,並且釐清後台行政的執行費用,

也確實訂定出專案教師及後台行政執行的職掌範圍,如此一來就能很清楚的知道經費項下所需執行的工作項目。

張子超老師:

我們其實是以少部份的資金來創造一個模式,即使失敗了也並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失,因此這是一個值得去嚐試的方法。

 

二、臨時動議

 

三、散會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